「台湾好像不大想回归祖国,妳怎幺想?」中国与越南计程车司机这

时间:2020-06-11       来源:

住在越南胡志明市已经一段时间。去年前往北京出差,一下飞机除了感到冬天北京的冷冽,也马上发现北京交通样貌很不同,一台机车都没有,路很笔直大条,满满全都是汽车,反差很大。因为越南机车可是多过于汽车数倍,像爬食甜点的蚂蚁一样多呢!

坐地铁进城的我,才刚到北京,马上就听闻到北京计程车司机的厉害,拒载客是常有的事。晚上跟在北京待了一阵子前同事吃饭,说到这点她相当有经验:

「不奇怪。我常莫名被拒绝。你知道理由有什幺吗?太短不载、太晚不载,这些我都可以理解。上次遇到一个才经典,都上了车说了地点,但是一听我想要回转去个地方拿东西,『抱歉!回头路不载,我不走回头路的。』拒绝了我。」朋友似乎已经很司空见惯。

「这边你还要会分东南西北。」另外一位台湾朋友补充,「因为师傅(北京不说司机大哥)都会问你在路哪一面,他们不说左边右边,要说什幺路的『东西南北面』才知道。」我心想,初来乍到的人,要分方向真的好难。

之后几天坐计程车的机会不多,一次要出门,同事很不放心地用APP帮我招了台车。一上车,我告诉司机我要去哪;司机大哥是位老北京。

「妳是台湾人呗!」「师傅你怎幺知道?」「口音一听就听出来的。」我想大概很明显,我讲话跟北京人相比不捲舌。

「那妳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猜大哥要问我政治的问题。

「妳觉得蒋介石怎幺样?」我说那「年代久远,我不是很清楚细节。」搪塞他,但我说政治人物通常也是人,一定有好的一面与世人不知道的一面。

然后大哥就开始跟我一条条说明当初国共大战的状况,北方发生哪场战争,但老实说,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记得甲午战争,其他都还给老师了。大哥说他也觉得至少蒋介石在赶走日本军政府方面是有功劳的,然后那一百零一个黄金问题就来了。

我想我可能无法完美回答这几十年来两岸和各政党都无法立刻解决的问题,我只能笑笑说,我只能说有部分的人是想要维持现状,没有跟他分享心中的真正想法。

我没说的是,其实刚到北京要出机场时,面对北京机场海关的3个出关选项,我的确是疑惑了一下。选项是「外交人员」、「中国公民」、「外国人」,因为没有其他选项,我下意识就跟着外国人一起去排队,但因为我拿的是「台胞卡」,后来就被旁边维持秩序的人员告知不对,要到中间人少的「中国边境/公民」去,通关速度人少又快。但当下感觉可是却是有趣又複杂,出关后不禁想着,这边没有像台湾有「All Passport全部护照」的选项。

回到计程车上,接下来的对话,就是司机进行了一段国共历史故事的讲解。然后我开始了一段台湾的行销时间,像天桥下说书,唱作俱佳地告诉司机我这几天「北京vs台湾」same same but different的有趣所见所闻。

镜头拉回越南,这边的计程车司机几乎不会拒载,但是载外国人有时会绕路,跟不找金额很小的零头。因为说到有人在北京坐到黑车,被多收了3倍的钱,套句北京同事说的:「北京这边外省份来的很多,这边的人还没看清楚这样做的长期影响。」我想越南也是差不多,对于「放长线钓大鱼」跟「回流客」这件事,可能国家刚在发展,一些出身较贫穷,能够马上赚到手中的钱,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钱。

「台湾好像不大想回归祖国,妳怎幺想?」中国与越南计程车司机这

越南坐车偶尔会遇上比较健谈、会讲点英文的司机。一知道我是台湾人,对话通常会从「你喜欢越南吗?」「你喜欢吃什幺?」开始,经过「你去过越南哪里玩?」之后,就逃不过一个话题:

很多女孩子嫁过去这件事,似乎是所有越南男性对台湾的第一印象。我发现除了「台湾有很多越南新住民」这件事之外,其实在越南很多人不认识台湾,因为司机后来问我「那台湾比新加坡大吗?你们讲中文还是台语?」我才了解,虽然大家都身在亚洲,但其实隔了个海,就会看不清真正的样貌。

早期,很多人的印象会停留在台湾人穿着风格是「穿吊嘎背心+短裤」、「拖鞋」、「会突然路上吐血(嚼食槟榔)」等印象上;而没有来过越南的台湾人,印象就只有广大的蓝领「外籍劳工朋友」以及「新住民外籍配偶」,大家对互相的描绘跟理解都很有限制。

现在是越南普遍对于台湾的认知慢慢增加,但其实还是隔层纱,毕竟越南申请文件上也还是只能写「中国(台湾)」,不能单写台湾或是「台湾(中国)」,这样通常送上去是会被退件的,所以这边的外交单位通常会提醒或是纠正你。

但最令人开心的是,交流之后,无论北京或越南的司机,在我下车前都异口同声地这样说,让我觉得我的台湾行销没有白费。

而在与司机和当地人一次次的聊天中,我才一点一滴地发现,我看到的是不同的越南跟中国,也从他们眼中看到不同形象的台湾。没有到过当地或真正尝试去了解,想知道一个地方的真正面貌,还有其人民对自己国家的真正想法,实在还是颇有难度的。



相关推荐